|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百度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宁波  >  网友说事
自豪!宁海网友来报料:我的小学同学是C919工程师
稿源: 甬派   2018-07-22 21:31:00报料热线:81850000

  今天晚上,网友Nini报料称:下午在朋友圈看到小学同学发的消息,我的小学同学叶群峰,是这次大飞机的工程师,是宁海人,大学在西北工业大学念的。赞一个!

  随后,记者联系上了网友Nini,她是宁海人。

  “我们是小学的同学,后来他去了西北工业大学,我在宁波,当时还经常写信联系的,工作后有很长一段时间失去联系了。”Nini说,小学时这位同学思维比较活跃,成绩不错。

  去年,她和叶群峰同学联系上后加了微信,“平时没见他发什么朋友圈,今天突然发现他连发了几条C919的朋友圈消息,才知道他在参与这个项目。”

  记者了解到,自1998年西北工业大学毕业后,叶群峰曾先后在上海航空公司、上海波音航空改装维修工程有限公司担任工程师,有着十多年的一线维修经验,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老机务”。

  2009年,为了研发国产飞机的梦想,叶群峰进入上海飞机设计研究院产品支援部维修工程室。他全力投入型号研制工作,尤其在C919大客机维修性设计和ARJ21的交付运营管理中表现杰出。曾获中国商飞公司ARJ21新支线飞机项目年度先进个人等称号。

  因工作关系,叶群峰不方便接受采访。记者从其他媒体报道中了解到,他从事的维修性设计工作,很多时候其实就是在“挑刺儿”。

  “维修性设计,是要使飞机可维修且便于维修,因此必须在参与飞机设计时就要考虑维修问题,这就避免不了和飞机研发设计人员争论。”直爽的叶群峰,在参与各型号飞机设计过程中经常与同事进行无数次“唇枪舌剑”,直到说服对方或者自己被说服为止。

  在参与C919大飞机研发设计过程中,叶群峰提出了“飞机后附件舱的设计要实现维修可达性”的建议。他认为,飞机后附件舱是用于存放零散设备的地方,应该安装拉手、踏板等装置,使维修人员轻易地接触到相关的仪表、设备,方便维修。

  但是,也有设计人员提出不同意见,认为这些装置会影响设计美观。双方争论相持不下,最后叶群峰还是说服了对方。

  正是在这样一次次的交锋中,国产飞机的维修性不断得到优化。

  在参与C919飞机维修性设计分析评估工作中,叶群峰还主持建立“虚拟维修仿真试验室”,为飞机的维修性“把关”。这是一种运用三维数模虚拟现实的数字化验证手段,能够模拟正常的机务维修操作,让维修中可能发生的问题及早暴露出来。

  除了技术研发工作外,叶群峰还承担着部门管理的责任。每位新员工加入上飞院,都会收到一本“管理手册”和“技术手册”。其中,“技术手册”足足300页,里面不仅介绍了基本技术知识,还详细记录了前辈们的设计经验总结。这是叶群峰带领同事们一起编制的。

  2014年8月,叶群峰开始担任ARJ21项目管理部部长助理,主管飞机的交付运营管理。为了保证飞机能够稳妥顺利地交付,叶群峰和他的团队可谓倾尽心力。

  民航局的适航审查、成都航空的技术要求、民航飞行员对操作程序的意见……研制成功只不过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大飞机飞上蓝天的道路远比想象中艰辛。

  为了协调各方面的意见,叶群峰组织了无数次研讨会、攻关会。有时分歧发生在一些未被意识到的小细节上。叶群峰把这些意见转达给了研制团队,迅速做出了修正。

  对未来,叶群峰更期待国产飞机能实现市场成功、商业成功,将来可以在全球的机场上都能看到中国制造的大飞机。”

  飞机制造,被誉为“制造业上的皇冠”。从设计、试制、试验、试飞,到生产、交付,每一个环节都堪称千锤百炼。正是像叶群峰这样有志于航空事业的人才,用他们的汗水和智慧,使国产飞机翱翔蓝天。

  作为宁波人,我们更为他见证国产飞机翱翔蓝天的梦圆之路感到自豪。 记者黄金 (部分内容来源浦东时报)

原标题:

编辑: 陈捷

自豪!宁海网友来报料:我的小学同学是C919工程师

稿源: 甬派 2018-07-22 21:31:00

  今天晚上,网友Nini报料称:下午在朋友圈看到小学同学发的消息,我的小学同学叶群峰,是这次大飞机的工程师,是宁海人,大学在西北工业大学念的。赞一个!

  随后,记者联系上了网友Nini,她是宁海人。

  “我们是小学的同学,后来他去了西北工业大学,我在宁波,当时还经常写信联系的,工作后有很长一段时间失去联系了。”Nini说,小学时这位同学思维比较活跃,成绩不错。

  去年,她和叶群峰同学联系上后加了微信,“平时没见他发什么朋友圈,今天突然发现他连发了几条C919的朋友圈消息,才知道他在参与这个项目。”

  记者了解到,自1998年西北工业大学毕业后,叶群峰曾先后在上海航空公司、上海波音航空改装维修工程有限公司担任工程师,有着十多年的一线维修经验,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老机务”。

  2009年,为了研发国产飞机的梦想,叶群峰进入上海飞机设计研究院产品支援部维修工程室。他全力投入型号研制工作,尤其在C919大客机维修性设计和ARJ21的交付运营管理中表现杰出。曾获中国商飞公司ARJ21新支线飞机项目年度先进个人等称号。

  因工作关系,叶群峰不方便接受采访。记者从其他媒体报道中了解到,他从事的维修性设计工作,很多时候其实就是在“挑刺儿”。

  “维修性设计,是要使飞机可维修且便于维修,因此必须在参与飞机设计时就要考虑维修问题,这就避免不了和飞机研发设计人员争论。”直爽的叶群峰,在参与各型号飞机设计过程中经常与同事进行无数次“唇枪舌剑”,直到说服对方或者自己被说服为止。

  在参与C919大飞机研发设计过程中,叶群峰提出了“飞机后附件舱的设计要实现维修可达性”的建议。他认为,飞机后附件舱是用于存放零散设备的地方,应该安装拉手、踏板等装置,使维修人员轻易地接触到相关的仪表、设备,方便维修。

  但是,也有设计人员提出不同意见,认为这些装置会影响设计美观。双方争论相持不下,最后叶群峰还是说服了对方。

  正是在这样一次次的交锋中,国产飞机的维修性不断得到优化。

  在参与C919飞机维修性设计分析评估工作中,叶群峰还主持建立“虚拟维修仿真试验室”,为飞机的维修性“把关”。这是一种运用三维数模虚拟现实的数字化验证手段,能够模拟正常的机务维修操作,让维修中可能发生的问题及早暴露出来。

  除了技术研发工作外,叶群峰还承担着部门管理的责任。每位新员工加入上飞院,都会收到一本“管理手册”和“技术手册”。其中,“技术手册”足足300页,里面不仅介绍了基本技术知识,还详细记录了前辈们的设计经验总结。这是叶群峰带领同事们一起编制的。

  2014年8月,叶群峰开始担任ARJ21项目管理部部长助理,主管飞机的交付运营管理。为了保证飞机能够稳妥顺利地交付,叶群峰和他的团队可谓倾尽心力。

  民航局的适航审查、成都航空的技术要求、民航飞行员对操作程序的意见……研制成功只不过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大飞机飞上蓝天的道路远比想象中艰辛。

  为了协调各方面的意见,叶群峰组织了无数次研讨会、攻关会。有时分歧发生在一些未被意识到的小细节上。叶群峰把这些意见转达给了研制团队,迅速做出了修正。

  对未来,叶群峰更期待国产飞机能实现市场成功、商业成功,将来可以在全球的机场上都能看到中国制造的大飞机。”

  飞机制造,被誉为“制造业上的皇冠”。从设计、试制、试验、试飞,到生产、交付,每一个环节都堪称千锤百炼。正是像叶群峰这样有志于航空事业的人才,用他们的汗水和智慧,使国产飞机翱翔蓝天。

  作为宁波人,我们更为他见证国产飞机翱翔蓝天的梦圆之路感到自豪。 记者黄金 (部分内容来源浦东时报)

原标题:

编辑: 陈捷

下社仔 鸿发花园 清水河乡 燕郊东柳 大尹家
黎各庄村 苏铺 真达 富锦嘉园社区 禄劝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