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度
分割线
西征网:以社交媒体煽动、颠覆美国政府
来源: 西征网 2018/07/20 10:49:11 作者:NE0
字号:AA+
百度 饭店被判定恶意炒作平台拒绝提供证据赵霞的饭店开在三河景区旁,由于竞争压力大,2015年,赵霞就在大众点评注册了商户,想通过线上宣传,提升饭店知名度。

导读: 国家安全部门和情报部门应该开始深度介入整个舆论战线,对宣传系统里掌握关键节点的人建立更加严格的政治取向核审,搜集他们在各种渠道以及社交媒体上的言论,用数据模型分析其真实的政治取向,着手立法限制国外情报机构利用大量虚假账号在中国社交媒体平台上对中国的干扰。

搞懂那些原理之后,就更容易理解美国政治的死穴在哪些地方。

为什么我说:“以剑杀人者,必被剑杀!”,因为外国势力大规模干预美国政治,其实从2016年的美国大选已经开始了。

作为全程经历并深度参与了2016年那场选举的人,当时各股力量交锋的激烈程度,简直是一场舆论场和心理战线上的微型世界大战。

当时,为了避开传统媒体控制的舆论渠道,特朗普只能选择走扁平化交流,用社交媒体去影响选民。

社交媒体的好处是拉近了候选人与选民的距离,能大幅度增加选民好感,但,在候选人与选民距离拉近的同时,过短的信息传递链条,使得那些拥有了大量虚假帐号的机构,可以通过多个虚假帐号,在短时间内的爆发式刷屏活动,制造出大量虚假的信息流来操控和影响选民,也可以搜集和测试选民对不同话语的反应。

得益于十年前参与国内下一代互联网测试,可以随意使用另外一套没有部署防火墙的试验性网络来接入国际互联网,所以成了国内最早接触使用Twitter和各类社交媒体的一批人。

所以,对于这些社交媒体上信息流的传播,挑动,引爆,往往会比一般人更敏感。

在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之后,我一直在用不同的方式在测试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以及反对者,他的每一条推乃至每一条推下面的绝大部分评论我都基本都看过一遍。

某种程度上,我比他的支持者们更清楚他们想要的是什么,我比他们更清楚他们眼中的世界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我比他们更清楚他们眼中的特朗普是一个什么样的总统,我比他们更清楚他们恐惧的是什么,比他们更清楚他们贪图的是什么;

我也比他的反对者们更清楚用什么样的话语能够激起他们对特朗普的愤怒,比他们更清楚应该从哪些角度去指责特朗普能引起他们的同感……

有时候我会伪装成一个红脖子来支持他高呼大美兴川普王,有时候我又会化身为一个白左去批判他的一些政策为法西斯,dictator之类的。

他的支持者确实是挺弱智的一批人,往往一个MAGA就能刺激到这些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傻逼高潮许久,投入收益比高得不成比例;而他的反对者则往往需要更多情感化的“叙事模式”来调动他们的情绪。(什么是“叙事模式”,见文末)

实际上,客观世界并不存在,人的世界,就是他感官器官所接触到的声音、气味、触觉、感觉,他大脑里无处不在的神经元所塑造出来的感官世界。

实际上,各国的情报机构会用大量的爬虫和虚假的由程序运营的机器人帐号来干着类似的事,记录下他每一条推下面的所有回复、转发,由巨量的数据中分析不同人群的数量和喜好。

然后,根据这些数据去不断优化自己的算法,制造出更符合不同人群所喜好的评论、表情包、图片,等。

在我看来,其实当我发现自己已经能在推特上不断去影响那些崇拜他的人,那些讨厌他的人的时候,去获取他们的同感,去挑战他们的怒火,去调动一切能够激起他们负面的情绪的时候,我知道:

美国这个国家,已经完蛋了。

在特朗普之后,任何一场选举里,那些不善于、不敢与使用社交媒体拉近跟选民距离的人都会被很快淘汰。

随着美国的低收入阶层会越来越多,也就是loser数量在未来一段时间因为财富不断向巨富阶层的那1%集中而变得越来越多,直接的影响就是社会的风气一定会越来越暴躁,整个社会的氛围会越来越暴戾,对那些看似高高在上的人越来越抗拒,所以,所有想要选票的人,都必须装得“接地气”。

而那些尝试使用社交媒体的人,会因为社交媒体平台脆弱且完全没有鉴别能力的交流机制而受到他国情报机关的深度干预。

更加精准的话题引爆,一个比一个更极端的看法会被制造出来。

在特朗普的推特下已经能明显感受到各国情报机关的手法越来越熟练,简要的文字,配上生动的表情包,不需要任何事实,却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挑拨起任何一个读者最容易被引发的情绪。

因为绝大部分美国人的生活已经越来越紧密地和各类社交媒体平台绑定在一起,所以在这些社交媒体平台上去挑动美国人的情绪,实际上是在刻意引导和塑造他们的整个感官世界,塑造他们对于整个世界的看法和认识。

实话说,大部分美国人对于世界的无知和其他国家的了解程度,简直处于一个令人发指的水平。

他们的直线思维实际上非常容易被洗脑,实际上,他们才是生活在被美国的统治者和媒体建造的一堵无形的“墙”里的三亿头猪。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去塑造那三亿弱智的世界,加深他们不同人群对彼此的仇恨,帮助他们树立去越来越高的价值观壁垒,一定会有一天,整个美国社会必定深陷于无法弥合的巨大鸿沟之中。

最后,逼得他们出现两个甚至多个围绕不同价值观而诞生的权力中心,诱使不同的人群因为不同的价值取向而互相敌视,互相仇恨,互相残杀。(这就是像美国过去和现在在全世界的其它地方做的事情。)

美国分裂和解体成若干个国家,是避免它落入那些极右翼疯子手里从而挑起世界大战的最佳方式。

就因为这个,死再多美国人也是值得的。就当那三亿头猪为世界和平做的最后贡献。

同时,美国舆论场上发生的现状,也给中国带来一个非常重要的启示。

在中国宣传战线已经被美国、日本、甚至英国、欧洲渗透得像筛子一样的情况下,舆论场再也不能由宣传部门来独自管理。

国家安全部门和情报部门应该开始深度介入整个舆论战线,对宣传系统里掌握关键节点的人建立更加严格的政治取向核审,搜集他们在各种渠道以及社交媒体上的言论,用数据模型分析其真实的政治取向,着手立法限制国外情报机构利用大量虚假账号在中国社交媒体平台上对中国的干扰。

这是一场我们没有资格谈任何道德,也不需要谈任何底线,更不需要谈任何节操的较量,因为我们面对的整个美国对外情报与宣传系统,是人类有史以来建立过的最无耻、最没有节操、最没有任何道德可言的机构。

他们的肮脏程度,任何了解其中百分之一的人,都会觉得他们不配“人”这个称号。

参考阅读

叙事模式,节选自《关于美军心理战部队战术与ISIS宣传技巧的一些小感》:

“叙事模式,顾名思义,就是发生了一件事A,但是在不同的角度和维度去把A描述出来的时候,会给人很多截然不同的情绪推动和思考方向。

拿9·11来说,如果要向中国人进行心理战,争取中国人的支持,应该怎么做?如果按照平铺直叙的叙事模式,直接说9·11导致美国死了多少多少人,你们一定要支持我们反恐,相信我,很多中国人会发自内心地说:“死得好啊,你们国家整天在全世界策划战争,活该被恐怖分子炸。”

那正确的姿势是什么呢?

应该这样叙述:在偏远的中国山区,有一个从小十分勤奋刻苦的孩子,这个孩子家里很穷,但是学习非常好,他考上北京的大学时因为家贫差点辍学,是全村的人一分钱一分钱地集合起来,供他读完了大学,这是这条村几十年来出的第一个大学生,而这个大学生在大学时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了美国大学的奖学金,又去了空气甜美的美国深造,顺利进入了华尔街,在世贸大厦上班,有了一个温馨的家庭和光明的前途,然而,9·11那天,一群恐怖分子驾驶飞机撞向了世贸大厦,把这个中国人的一切都毁了,看看他万分悲痛的遗孀,看看他刚学会叫爸爸的女儿,请问,你们支持我们为这个中国人复仇,去攻打造成一切悲剧的恐怖分子吗?

请问看完,你心里是觉得支持呢?还是觉得这个人该死?

清晰地给定出加害者,受害者,拯救者三个角色,再围绕这三个角色进行加工和情感代入,一直是美军心理战部队屡试不爽的做法。

某种意义上来说,美国的好莱坞就是一个低配版的美军心理战部队,美军的心理战部队也可以说是一个专业高配版的好莱坞。”

原标题:后特朗普时代的对美舆论战:以社交媒体煽动、颠覆美国政府

责编:施成德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
百度